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南國狗官(1):人鬼殊途

這份考卷有80題,會寫的只有30題。

坐在電腦前的我倒是很鎮定。
這份依學六考個二十幾分就會過,
要是二十幾分都拿不到更不用徬徨,只有自盡一途了。

麻煩的是考完全場才能保留計算紙,被迫多檢查了幾遍,
萬分掙扎地改著答案,也不知是多對還是多錯。

螢幕一角顯示著作答時間:
0:00:10
0:00:09
..
終於歸零,螢幕頓了一下,
跳出第4份考卷的成績:
6x.xx

啊啊啊啊啊,今天開始我也算是醫生了。

步出電腦考場,有種頭重腳輕的不真實感──
有個正式身分的感覺就是好。
之前說著是實習,講白了就是魚目混珠嘛。
雖然因為純靠手氣,
多少有點不踏實,
我一路想著
"我真的有答對那麼多嗎?"
"電腦顯示的成績真的沒問題嗎?"
之類的問題,
邊打開手機邊和遇到的幾位同學交流一下成績,
同時計畫等下該吃點啥。

這時手機震了一下,點開一看.. 您好,預官預士考選提醒您依照入營通知書規定時間(8月2日),備妥資料文件至指定地點報到。考選會關心您!

2016年7月29日 11:05 (註: 考試11:00結束)
輕飄飄的感覺一去不返了。
當人的日子剩下三天,
我該怎麼過呢?
首先,我得親手簽名放棄當人的權利。
其實我是有抽到替代役的。
那時我正騎著腳踏車環島, 停在路邊傳訊給代抽的老媽確認抽到替代役, 開心得不得了, 當天稍晚摔車右手不舉疑似rotator cuff tear,都無法破壞我的心情。
結果我大北區區公所油鹽不進, 幫忙調整入伍梯次都不幹, 只在那講什麼 "本區每梯只能排進個位數個, 你這個報名順位大概要到年底。" 要服役已經gap一年, 再晚幾梯入伍, 學弟都變學長了啊。
總之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 林北不幹替代役了, 都從X庚醫院爬出來了, 沒理由倒在果軍裡。
跑到役政服務的窗口, 這回櫃檯拿著我的身分證看了看電腦: "你八月底到九月初就可以排到耶, 真的要放棄嗎?"
這讓我動搖了幾秒。
但是綜合以上資訊: 1.照順序看,我原本得等到年底 2.櫃檯表示不能幫我調梯次 3.現在我變成排到八九月 ----> 結論: 別人調整了梯次
想到這覺得這口氣真吞不下去, 便堅決簽名放棄了替代役。 就此我加入了8%的行列, 準備同學們人鬼殊途。
接下來我就想看場棒球, 可惜只有在桃園的爪vs吱,
作為爪迷去那只有自討沒趣。
於是自暴自棄3天過後,我被送到了…
最近的文章

特休之旅!!

拖了很久的特休文~

Day 1
搭公車來到了霧峰。
是看著名字感覺該有海拔1500左右的平地。
吃完了咕狗到的手工蛋餅還多出一小時,
我是頗為懊惱
----為啥路上不稍微塞一下車呢。
轉念一想,似乎聽人鄙視地說過照著行程跑景點叫做觀光,
就打起精神開始尋找旅行的意義。
可惜台灣小鎮的特色也就是密集連續的水泥建築,
這早就看到煩了,干脆走進市場。
但市場跟老街一樣,到哪賣的東西都差不多,
只好先去霧峰林家門口等著。

預約到10點導覽,9:30進去的赫然是一匪團。
匪團專程跑來這參觀中式建築也是很詭異,
只能怪毛匪澤東搞那三小文革,
現在要看清帝國一品官的家居然要跑來台灣, 真正是無解。 虧我之前還有點困惑:星期四居然一堆時間額滿,到底是哪來那麼多文青呢
導覽很是不錯,在歷史、建築與重建修復都有介紹, 讓我這沒抱著什麼期望而來的大外行也聽得很有趣。 而且不能回頭的規定非常英明,
讓我們不用與匪團碰頭, 也不會被端著大砲拍個沒完的影響導覽品質。 詳細內容就不破梗啦,總之大推,250門票很值得。

最後在紀念品部看到很多有趣的東西,
像是賞牌 (福建<大概吧 不太記得了>總督用來隨手打賞手下的東西,可以拿去換錢)
的縮小模型之類。
結果卻是腦袋發熱買了本"霧峰林家的興起"
讓我實在後悔不已,多背一本書走來走去真的要命。

霧峰林家還有一個花園叫"萊園",
現在是在霧峰林家開的高中的校園裡。
見到了許多開心的高中生,
其中很多學生從校外提了大包小包的便當或飲料回學校,
警衛完全不管。
反觀我的母校號稱是自由學風,事實上不會被制裁的也只有胡思亂想而已..
萊園就一個水池,一個小花園,一個涼亭一棟小樓。
參觀的人主要是本國的歐巴桑歐吉桑團,
說到這個,其實大部分吵&喜歡拍照的程度沒比匪團好多少,
贏在嗓門沒那麼大、口音聽起來比較順耳而已。
不過個體都沒啥,重點還是數量。
----對岸來的人就是遠超過安全劑量的中老年人和他們的兒子媳婦,
到哪裡都會嚴重破壞其他人的旅遊體驗。
所以像我們這種距離近的地區,
大量開放匪團,就是鼓勵高汙染的產業啊。

回到明台高中,
裡面還有個林獻堂文物館,位在實習蛋糕店(?)的樓上。
林獻堂說是去日本旅遊巧遇梁啟超,
因為語言不通,只能與他筆談。
這點很有趣,說明當年林獻堂應該是用台語唸古文,沒學過普…

外科人生(1)

神內接著是神外,感覺很神。
跟到了號稱全台最強的腦瘤科醫師。
是不是最強很難講,但看來的確是比某神醫神一點XD

在刀房等學姐關傷口,和老師聊天。
想不到作為一個intern,居然被老師說念書不要念太久,
要多去運動、休閒、趕快交個女朋友...
然後繼續開導我說人要有點"野性"才好,
「台灣人就是太乖太保守了」
老師指著clerk學妹說,
「你看這就是為什麼學妹會喜歡歐美的男生而不是你們」

另一個刀日老師還是不放棄這個話題:
「學弟,孤陰不生,孤陽不長啊」
啊,這不是傳說中的雙修法門!?

治好的病人送來一盒無花果。
老師表示:「學弟你知道無花果的英文叫什麼嗎?」
我自然不會知道。
「這叫fig,記得了嗎」
然後我就得到了三顆。
無花果的味道很有趣,像某兩種水果混在一起,
但我忘記是哪兩種了= =
(芭樂和水蜜桃?)

外科的人整天都在開刀。
第一天報到,問學姐要給我哪些病人?
「10床以內都是你的,超過再跟我說」

每天自己拿著病人表巡查病房還算有趣,
比較苦手的是遇到聽不太懂國語的,
就只能硬著頭皮用很不熟的台語亂講。
其實統一講一樣的語言真的沒啥不好啊...

接著來到骨科。
其實有整外可選,但當年被整外放生兩週,
別人都刷上去縫,就我連兩週被叫去自己看刀,
竿您老失。
所以就怒選超累的骨科,
表示我的決心,
你們名震第三世界又怎樣,
林北寧可去給人abuse也不願去整外。

很有骨氣的結果就是被痛快的abuse了一頓。

爲啥要中英夾雜地用abuse呢,
因爲是虐待+濫用,中文看來是沒這種詞可用。
再來就是在電梯裡和同學聊天:
「你在哪?」
「骨科」
「還好嗎?聽說很累」
「對啊,就被abuse,十床妞胚啊,把intern當葉問喔」
至少一般款的歐巴桑聽不懂,不會到處宣傳說醫生被虐待。
雖然被宣傳也不錯啦。

老師的病人大部分都是換關節,特別是膝蓋。
我是頗為期待遇到傳說中烙英文的人,
這樣就可以在主訴欄寫下傳說中的「我的Knee很Pain」
可惜是沒有。

有人膝蓋換完以後感染很多次。
感染就是要用抗生素,
麻煩的感染當然就是大量的抗生素~
記得光某一種還帶了36罐,一罐是一克的粉末,
不過罐子跟好久不見的底片盒差不多大,
擺開來是頗為壯觀。
實際用上的好像是三種加起來30多罐,
當然不可能一罐一罐用水調,
是用開罐器直接打開倒進塑膠碗和骨水泥攪在一…

小科的日常

第一科就去了病理。
病理還蠻划算的,一對一teaching不說,
還可以到手切下來的腸子,
當天切下來的還有一點軟,泡比較久會變脆脆的,
有時候邊切著會覺得有點餓。

跟到了傳說中的病理之花。
大四的時候聽了那麼多次課,
卻都視而不見,
因為那時眼鏡度數不夠只看得見一片模糊..

老師的專長是婦癌,
我真沒啥興趣,
而且老師形成超多,常常看沒幾片玻片就被call走。
但偶然在班表上看到下一位會跟到兇猛的病理野獸,
之後就算被放生也會感到超級幸福~

接下來到了皮膚
在病房帶我的的是超級好的學姐
集所有的好於一身啊啊啊啊,
不過準備PO第一個月心得文的時候很難過的發現我寫不出學姐的好,
一怒之下不寫了,心得文也就拖到了今天..

假日值班在station聽到全院333,
護理師表示驚訝:林醫師,你們職前訓練說333是什麼?
我當然也不知道。
學姐查了發現是大量傷患..
不過護理站也只剩我+rheuma/皮膚科各一位護理師,
所以就只能繼續留守病房,
這就是八仙爆炸的那天

說到八仙爆炸,政府居然全額補助醫藥費。
但是幹什麼事都有可能會悲劇,
作為一個稅率相對低養著一堆毒瘤欠了又一屁股債的政府,
是要補助個鬼啊。
因為鬧得比較大就補助,根本就是慷他人之慨,
幹,每天都有同樣繳稅的人們面對各種無妄之災啊,
難道能夠一個一個去補助?!
平常沒法照顧認真工作卻職業傷害或意外殘廢的人,
(這我們還真的看了很多,反觀那些愛講醫生關在白色巨塔的有時候....)
現在補助一堆開趴爆炸的,
這還有公平正義嗎。
加上這個新聞鬧那麼大,
捐款的人那麼多,難道還需要編預算去補助?
政府真正該編預算去補助的是困苦不為大眾所知的家庭吧。

**我還真怨念很深,我在值班領500,而另一群人在那自爆..

接下來到了急診
由於我clerk時除了EKG沒做過任何procedure
所以花了兩天集滿了
第一次on NG就上手
第一次irrigation就上手
第一次ICP就上手(而且一開始還不知道ICP是在講啥..)
第一次Foley就上手
第一次CPR就上手
第一次pun gas就...
乓不到
乓不到手又摸不到股動脈,跑去問學姐,
學姐表示:我也摸不到,反正這個位置總會有血管。
然後拿起針頭隨手一戳就乓到了

這究竟是教學還是打擊學弟呢。
還好急診人多,獻祭數位病人之後終於是學會了。

再來到了眼科。
放暑…

實習之前的一點感想

今天爪隊把雙洋砲拆了,
換來一團空氣──新洋投完全沒有消息。

作為爪迷我只能剉勒蛋,
不過擔心的不是戰績,
我爪跟上半季冠軍從來就沒啥緣分。

我在剉的是明天要開始實習啦

大家都喜歡講莫忘初衷。
我哪有什麼初衷,
仔細分析起來,
不過是想拋棄各種包袱迎向充實又有意義的新人生的樣子。

結果這六年遭受到的待遇是各種醫學人文廢課
各種 "這個你們不用知道得太清楚"
"其實臨床那些都用不太到"
"考試重點跟以前差不多"
"考試不會超過上課範圍~" (然後出一堆見都沒見過的東西)
"clerk就是要多休息"
"你怎麼還在這邊"
"老師不主動教學是在觀察你"
"當學生很幸福"
"clerk你有沒有問題" (作為整天唯一對我講的話的時候)

當然也不是完全都在被隨便亂教亂考或者冷言冷語,
也有些不錯的回憶
像是
歷史與人文
胚胎學和神經生物學
三四年級的導師
號碼家族/5人小組/某門課的小組 聚會
病理課的幾位暗夜明燈
免疫課和藥理課
兒科遇到的好老師們
(列幾個大的,必定有點遺珠不過大概不太多)
在那些時候會覺得,嗯,這學期不算太虧吧...

說要改變倒是改了不少,
大家都說我有變化,
應該就是有了吧。
必須指出期望中的累積學識改變氣質,
養出"充滿智慧的眼神"之類的自然是進展很有限。

變化來源我想是這幾年我的生活圈到台灣到全世界都是群魔亂舞,
被迫看到了各種獵奇的怪事,
真正是眼界大開,
比生在充滿進步和繁榮的年代的人愛講的出國壯遊還有用。
(看看那一整代人奇異的價值觀,你們出國晃了半天到底是得到了什麼...)

加上持續早起、和許多整天忙得沒空多講幾句話的學長姐打交道,
習得了莊敬自強處變不驚的能力,
過幾天開始還要值班,
要開始用稀薄而且不太可靠的學識在前線與敵奮戰,
綜合起來,
大時代的革命黨人或者也不過如此。

我還能和以前飄來飄去的時候一樣嗎.....

不過雖然是被塑成的改變,
過程中也充滿了各種主動與被動的浪費人生,
成果倒是還OK啦。

明天某種程度上算是開始新的人生,
得更加振作才行,一年下來結果會如何倒是不願再預設了XD

廢課裡產出的心得們

最近挖出一個舊隨身碟,裡面有很多這幾年修的怪課的心得報告。
課本身雖然是各種悲劇,
回頭看這些報告,倒是意外的有趣啊。
以下節錄一些片段當作紀念~

二年級
"台灣醫學人物史"作業:醫界的負面教材與討論  2010
檢視找到的各種負面教材,實在讓我非常氣悶。現在的人總喜歡爆料和批判(批鬥),但是罵來罵去,在醫界裡也就只找到那幾個敗類。各行各業都有敗類,醫界的已經算很少了,結果我們因為那幾個敗類,得在別人學習科學知識的時候浪費時間上一堆有的沒的醫學人文課程(這堂課不算XD),實在不知道該講什麼才好──我想這正是醫界敗類為害最大的一點吧。

comment: 最近感到層級越高敗類越多,廣大的基層醫師是無辜的!!

三年級 "流行病學"讀書心得:<<我那好得不像話的人生>> 2012 封面上的作者叫力克胡哲,原文是Nick Vujicic,正常應該翻成尼克胡哲才對,一定是編輯太無聊才故意把名字改成看起來很正向的力克。不過我有Google有的沒的東西的習慣,一查發現Nicholas (Nick是小名)的字源是victory of the people,這本書翻譯成力克居然是正解,這實在是太出乎意料了,不得不在這裡提一下。
力克胡哲這個人感覺跟流行病學沒什麼關係。如果硬要說有關係的話,應該可以說他以自己當例子,帶給處境艱困的人們希望,而有了希望就有機會可以戰勝一切困難,包括流行病。說到處境艱困,有一點我感覺很驚訝,就是力克的老媽懷孕的時候做了兩次超音波,居然沒有發現肚子裡的力克胡哲的四肢少了3.75肢,那麼那個時代的超音波到底可以看到什麼東西呢?

"公共衛生學"影片心得:美味的代價 2012
我是一邊吃便當一邊看這部影片的。看到養雞場裡那麼多雞擠在一起,頓時覺得便當裡的雞排有點可怕(不過我還是把它吃掉了)。如果不像那樣養雞,80元的便當應該不會有一塊雞排。但是那樣養雞顯然不對,所以問題應該是出在我們吃太多肉了。直到我們的祖父母那一輩,有肉可以吃還算是一件大事,對於現在的人來說,一天沒吃到肉應該會全身不對勁吧(當然有少數例外)。所以如果想吃到用比較正常的方法生產出的肉,那可能大家得少吃一點肉才行,如果吃肉的頻率不能降低一些,那也只能接受那些用奇奇怪怪的方式養出來的肉了。

"公共衛生學"影片心得:捍衛水資源…

醫者之心

聽說病人燒垃圾的時候爆炸,
三十趴表面灼傷。
天罰,夕鶴!! 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那張「夕鶴」照片。 燒什麼垃圾,自取滅亡。
聽說病人治療還很不合作, 罵了醫護人員又把社工師趕走, 吵著要出院回家,也不看看自己的皮還是爛成一團。

老師說:可是我又覺得這樣讓他走掉,也是我的失敗 (於是就身兼了醫師和社工和家屬的腳色,盧了好一陣子終於讓病人乖乖被治療。)
這大約就是「醫者之心」了吧
就是覺得這種人怎麼看都該死,但不想辦法把他治好又會很難過。
醫界會被健保這種智障政策吃得死死的,
我想除了大老們腦殘以外,
想當好人,看不得人難過也是一點。

但這樣偽善到底,又能期待怎麼樣的未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