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5的文章

實習之前的一點感想

今天爪隊把雙洋砲拆了,
換來一團空氣──新洋投完全沒有消息。

作為爪迷我只能剉勒蛋,
不過擔心的不是戰績,
我爪跟上半季冠軍從來就沒啥緣分。

我在剉的是明天要開始實習啦

大家都喜歡講莫忘初衷。
我哪有什麼初衷,
仔細分析起來,
不過是想拋棄各種包袱迎向充實又有意義的新人生的樣子。

結果這六年遭受到的待遇是各種醫學人文廢課
各種 "這個你們不用知道得太清楚"
"其實臨床那些都用不太到"
"考試重點跟以前差不多"
"考試不會超過上課範圍~" (然後出一堆見都沒見過的東西)
"clerk就是要多休息"
"你怎麼還在這邊"
"老師不主動教學是在觀察你"
"當學生很幸福"
"clerk你有沒有問題" (作為整天唯一對我講的話的時候)

當然也不是完全都在被隨便亂教亂考或者冷言冷語,
也有些不錯的回憶
像是
歷史與人文
胚胎學和神經生物學
三四年級的導師
號碼家族/5人小組/某門課的小組 聚會
病理課的幾位暗夜明燈
免疫課和藥理課
兒科遇到的好老師們
(列幾個大的,必定有點遺珠不過大概不太多)
在那些時候會覺得,嗯,這學期不算太虧吧...

說要改變倒是改了不少,
大家都說我有變化,
應該就是有了吧。
必須指出期望中的累積學識改變氣質,
養出"充滿智慧的眼神"之類的自然是進展很有限。

變化來源我想是這幾年我的生活圈到台灣到全世界都是群魔亂舞,
被迫看到了各種獵奇的怪事,
真正是眼界大開,
比生在充滿進步和繁榮的年代的人愛講的出國壯遊還有用。
(看看那一整代人奇異的價值觀,你們出國晃了半天到底是得到了什麼...)

加上持續早起、和許多整天忙得沒空多講幾句話的學長姐打交道,
習得了莊敬自強處變不驚的能力,
過幾天開始還要值班,
要開始用稀薄而且不太可靠的學識在前線與敵奮戰,
綜合起來,
大時代的革命黨人或者也不過如此。

我還能和以前飄來飄去的時候一樣嗎.....

不過雖然是被塑成的改變,
過程中也充滿了各種主動與被動的浪費人生,
成果倒是還OK啦。

明天某種程度上算是開始新的人生,
得更加振作才行,一年下來結果會如何倒是不願再預設了XD

廢課裡產出的心得們

最近挖出一個舊隨身碟,裡面有很多這幾年修的怪課的心得報告。
課本身雖然是各種悲劇,
回頭看這些報告,倒是意外的有趣啊。
以下節錄一些片段當作紀念~

二年級
"台灣醫學人物史"作業:醫界的負面教材與討論  2010
檢視找到的各種負面教材,實在讓我非常氣悶。現在的人總喜歡爆料和批判(批鬥),但是罵來罵去,在醫界裡也就只找到那幾個敗類。各行各業都有敗類,醫界的已經算很少了,結果我們因為那幾個敗類,得在別人學習科學知識的時候浪費時間上一堆有的沒的醫學人文課程(這堂課不算XD),實在不知道該講什麼才好──我想這正是醫界敗類為害最大的一點吧。

comment: 最近感到層級越高敗類越多,廣大的基層醫師是無辜的!!

三年級 "流行病學"讀書心得:<<我那好得不像話的人生>> 2012 封面上的作者叫力克胡哲,原文是Nick Vujicic,正常應該翻成尼克胡哲才對,一定是編輯太無聊才故意把名字改成看起來很正向的力克。不過我有Google有的沒的東西的習慣,一查發現Nicholas (Nick是小名)的字源是victory of the people,這本書翻譯成力克居然是正解,這實在是太出乎意料了,不得不在這裡提一下。
力克胡哲這個人感覺跟流行病學沒什麼關係。如果硬要說有關係的話,應該可以說他以自己當例子,帶給處境艱困的人們希望,而有了希望就有機會可以戰勝一切困難,包括流行病。說到處境艱困,有一點我感覺很驚訝,就是力克的老媽懷孕的時候做了兩次超音波,居然沒有發現肚子裡的力克胡哲的四肢少了3.75肢,那麼那個時代的超音波到底可以看到什麼東西呢?

"公共衛生學"影片心得:美味的代價 2012
我是一邊吃便當一邊看這部影片的。看到養雞場裡那麼多雞擠在一起,頓時覺得便當裡的雞排有點可怕(不過我還是把它吃掉了)。如果不像那樣養雞,80元的便當應該不會有一塊雞排。但是那樣養雞顯然不對,所以問題應該是出在我們吃太多肉了。直到我們的祖父母那一輩,有肉可以吃還算是一件大事,對於現在的人來說,一天沒吃到肉應該會全身不對勁吧(當然有少數例外)。所以如果想吃到用比較正常的方法生產出的肉,那可能大家得少吃一點肉才行,如果吃肉的頻率不能降低一些,那也只能接受那些用奇奇怪怪的方式養出來的肉了。

"公共衛生學"影片心得:捍衛水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