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5的文章

外科人生(1)

神內接著是神外,感覺很神。
跟到了號稱全台最強的腦瘤科醫師。
是不是最強很難講,但看來的確是比某神醫神一點XD

在刀房等學姐關傷口,和老師聊天。
想不到作為一個intern,居然被老師說念書不要念太久,
要多去運動、休閒、趕快交個女朋友...
然後繼續開導我說人要有點"野性"才好,
「台灣人就是太乖太保守了」
老師指著clerk學妹說,
「你看這就是為什麼學妹會喜歡歐美的男生而不是你們」

另一個刀日老師還是不放棄這個話題:
「學弟,孤陰不生,孤陽不長啊」
啊,這不是傳說中的雙修法門!?

治好的病人送來一盒無花果。
老師表示:「學弟你知道無花果的英文叫什麼嗎?」
我自然不會知道。
「這叫fig,記得了嗎」
然後我就得到了三顆。
無花果的味道很有趣,像某兩種水果混在一起,
但我忘記是哪兩種了= =
(芭樂和水蜜桃?)

外科的人整天都在開刀。
第一天報到,問學姐要給我哪些病人?
「10床以內都是你的,超過再跟我說」

每天自己拿著病人表巡查病房還算有趣,
比較苦手的是遇到聽不太懂國語的,
就只能硬著頭皮用很不熟的台語亂講。
其實統一講一樣的語言真的沒啥不好啊...

接著來到骨科。
其實有整外可選,但當年被整外放生兩週,
別人都刷上去縫,就我連兩週被叫去自己看刀,
竿您老失。
所以就怒選超累的骨科,
表示我的決心,
你們名震第三世界又怎樣,
林北寧可去給人abuse也不願去整外。

很有骨氣的結果就是被痛快的abuse了一頓。

爲啥要中英夾雜地用abuse呢,
因爲是虐待+濫用,中文看來是沒這種詞可用。
再來就是在電梯裡和同學聊天:
「你在哪?」
「骨科」
「還好嗎?聽說很累」
「對啊,就被abuse,十床妞胚啊,把intern當葉問喔」
至少一般款的歐巴桑聽不懂,不會到處宣傳說醫生被虐待。
雖然被宣傳也不錯啦。

老師的病人大部分都是換關節,特別是膝蓋。
我是頗為期待遇到傳說中烙英文的人,
這樣就可以在主訴欄寫下傳說中的「我的Knee很Pain」
可惜是沒有。

有人膝蓋換完以後感染很多次。
感染就是要用抗生素,
麻煩的感染當然就是大量的抗生素~
記得光某一種還帶了36罐,一罐是一克的粉末,
不過罐子跟好久不見的底片盒差不多大,
擺開來是頗為壯觀。
實際用上的好像是三種加起來30多罐,
當然不可能一罐一罐用水調,
是用開罐器直接打開倒進塑膠碗和骨水泥攪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