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特休之旅!!

拖了很久的特休文~

Day 1
搭公車來到了霧峰。
是看著名字感覺該有海拔1500左右的平地。
吃完了咕狗到的手工蛋餅還多出一小時,
我是頗為懊惱
----為啥路上不稍微塞一下車呢。
轉念一想,似乎聽人鄙視地說過照著行程跑景點叫做觀光,
就打起精神開始尋找旅行的意義。
可惜台灣小鎮的特色也就是密集連續的水泥建築,
這早就看到煩了,干脆走進市場。
但市場跟老街一樣,到哪賣的東西都差不多,
只好先去霧峰林家門口等著。

預約到10點導覽,9:30進去的赫然是一匪團。 
匪團專程跑來這參觀中式建築也是很詭異,
只能怪毛匪澤東搞那三小文革,
現在要看清帝國一品官的家居然要跑來台灣,
真正是無解。
虧我之前還有點困惑:星期四居然一堆時間額滿,到底是哪來那麼多文青呢

導覽很是不錯,在歷史、建築與重建修復都有介紹,
讓我這沒抱著什麼期望而來的大外行也聽得很有趣。
而且不能回頭的規定非常英明,
讓我們不用與匪團碰頭,
也不會被端著大砲拍個沒完的影響導覽品質。
詳細內容就不破梗啦,總之大推,250門票很值得。

最後在紀念品部看到很多有趣的東西,
像是賞牌 (福建<大概吧 不太記得了>總督用來隨手打賞手下的東西,可以拿去換錢)
的縮小模型之類。
結果卻是腦袋發熱買了本"霧峰林家的興起"
讓我實在後悔不已,多背一本書走來走去真的要命。

霧峰林家還有一個花園叫"萊園",
現在是在霧峰林家開的高中的校園裡。
見到了許多開心的高中生,
其中很多學生從校外提了大包小包的便當或飲料回學校,
警衛完全不管。
反觀我的母校號稱是自由學風,事實上不會被制裁的也只有胡思亂想而已..
萊園就一個水池,一個小花園,一個涼亭一棟小樓。
參觀的人主要是本國的歐巴桑歐吉桑團,
說到這個,其實大部分吵&喜歡拍照的程度沒比匪團好多少,
贏在嗓門沒那麼大、口音聽起來比較順耳而已。
不過個體都沒啥,重點還是數量。
----對岸來的人就是遠超過安全劑量的中老年人和他們的兒子媳婦,
到哪裡都會嚴重破壞其他人的旅遊體驗。
所以像我們這種距離近的地區,
大量開放匪團,就是鼓勵高汙染的產業啊。

回到明台高中,
裡面還有個林獻堂文物館,位在實習蛋糕店(?)的樓上。
林獻堂說是去日本旅遊巧遇梁啟超,
因為語言不通,只能與他筆談。
這點很有趣,說明當年林獻堂應該是用台語唸古文,沒學過普通話。
談論的重點是祖國斷無能力幫助台灣人民,
所以林獻堂才走議會設置運動和文教路線。
文物依然是有看沒有懂,
只能研究一下展出的文件上寫了些什麼。
裡面有櫟社的詩輯,攤開的幾頁是"蚊"
就每人一首律詩寫蚊子。(這行為的確是蠻廢的)
按照規則,交不出來的要繳會費,
可惜似乎沒記錄說當年誰寫不出來。
牆上有林獻堂的手書:
"黃金可與泥土同價,白石投泥豈能相汙"
----我為理想沾滿泥塵卻又高貴如故----
後來在早上五點半NG塞不進去又被連call的時候偶然想到這句話,
算是感到頗為安慰。

搭公車回火車站,轉另一公車到國美館。
我本來還不知道有這東西存在,
是在台中市政府的觀光網站逛到的。
反正也沒啥地方想去,
就去考查一下本地的美術館情況如何。
建築還不錯,頗有美術館的感覺~
進了門首先是借導覽。
拿到手的是一隻小小的智障型手機,
而每個展品旁邊會有代號,
想聽的時候就撥那代號,兩三秒答鈴之後就會開始念解說,
不想聽了可以掛斷。
有趣的是沒有附耳機,得像講電話一樣拿在耳邊,
實在是空前的體驗。

國美館一樓現在是亞洲行動藝術特展,
這種展覽說著帶給人什麼什麼衝擊,
但我無論怎麼看得到的都是滿滿的焦躁。
直接跳過,路過關閉中的二樓,
(透過挑高的大廳看向另一側,居然是古碘玫瑰園)
到了三樓的常設畫展。
常設展叫國美無雙,
主要是各種會在美術課本裡出現的名字~
像是林玉山,陳進,陳澄波,林之助,李梅樹等等,每人一幅。
展出的畫都很不小,也掛得不高。
像林之助的"朝涼",主角和羊大概就站在一階樓梯的高度。
也沒放圍欄或玻璃,
只地上畫條不怎麼明顯的線而已,
看起來是相當親切。
有幾幅旁邊還特別掛了個金色牌子,寫著國寶xxxxx號,
幸好似乎不流行帶小P孩來看本土的畫展,
不然國寶應該已經裂開了。
整個展場大多時間居然只有我一個人,
只有中間進來一團忙著聊天的歐巴桑歐吉桑團,
他們匆匆繞了一圈就離去了。
可惜書和電話導覽搞得我腰酸背痛,不然真的完美啊~
台灣的畫家可能不紅,但這展覽真心不錯。

一走出國美館,發現公車從眼前開過,
決定走回火車站去。
在傍晚延著柳川西路走過,
有種定格在十幾年前的感覺。
轉到了台中州廳,也就是市政府,
看這規模日本時代台中還是比新竹大了不少。

晚上跑去一中街和宮原眼科看了看,就結束了這一天。

Day 2
搭火車去了無人的磺溪書院,
再轉火車前往中部粽的故鄉。
振嵐宮沒想像中的大,一圈只要拿四炷香。
不過地下有個媽祖文物館。
文物館的主角自然是各種成份的媽祖,像100多公斤的黃金媽祖之類的。
另外比較有趣的就是媽祖生平事蹟的雕刻。
那是連續超過半個地下室的一串浮雕,含有文字的解說。
主要就是出生的時候天現異象,
從井裏冒出兩個仙人傳給少女林默娘神力,
然後收伏海怪救苦救難之類。
看到中段赫然是28歲飛升成了媽祖,
這讓我有點無語。
從16歲開始到處奔波,28歲飛升成仙,
神像卻被塑成了蒼白發福的歐巴桑,
未免太慘。
應該要是健康的膚色,偏瘦但是身材不錯然後綁個馬尾的形象才對吧。
易地而處,
我肯定隨手一揮,讓中部粽的總部化為塵煙
-----看著這地方依然那麼興旺,媽祖真的是大好人啊。

買了幾個護身符準備一路送給碰面的朋友,
櫃檯表示要拿去樓上過爐。
拎著護身符走回去,發現不知該過哪爐,
跑去問了捐款服務櫃台才得到正解(附送大白眼),
是媽祖面前小桌子上的,要繞個三圈。

搭著火車到了新烏日,
轉高鐵到高雄。
這次特別選在美麗島站附近住,
這樣每天可以順路參觀大廳。
丟完行李先去捷運商品館找張一卡通,
(高捷少女卡是限定限量的,感到難過)
卡片相當精美,選的圖都很飽滿,
個人覺得其中最糟的是印了美麗島穹頂照片那張,
可見水準之高。
同樣都是一張一百,一卡通隨便挑一張都電爆神豬卡,
這也算反映出了兩黨執政的差別啦。

坐在捷運上看著高雄宣傳的輕軌試營運(即將開始~)
不禁想到我新竹的輕軌當年就這樣在13年前被跑去省政府當米蟲的林症則砍了,
心中是無比鬱悶。
------------------
市長-> 新竹的輕軌
蔡仁堅-> 中央撥款要蓋了,也展出了模型
林政則(兩任)-> 取消
許明財-> 要蓋(這次貌似預算也來了....)
林智堅-> 不蓋
其實現在智堅兄不蓋輕軌也就算了,時機一去不返啊。
------------------

搭到了衛武營站,在公園旁邊轉公車,
等了十多分鐘再搖了快五十分鐘終於是到了高雄分教。
高雄分教就在澄清湖棒球場的下一站,
只能說如果高雄的球場的捷運線上,棒球應該會起飛吧。
不然新竹人都到青埔了,(雖然是搭高鐵啦XD)
高雄人從火車站出發卻還沒到棒球場,這未免太慘。

在高雄分教的大廳見到了南部的教友,
被帶去買了到南部必吃的丹丹,
然後來到了棒球場~
怕義大那邊太擠所以買在統一側。
喵方球迷讓我想起了古早時代新竹球場裡被我爪包圍的第一金剛加油團,
不過當年的金剛迷貌似比較多啊。
我們兩位吱迷+一位爪迷被畫在走道後兩排,
喵喵隊長就站在我們右前方三五公尺處拿著麥克風大吼大叫,
試圖喚醒球迷的熱情。
醒醒吧,球迷不存在啊。我在心中吶喊。
喵隊帶口號的方法頗為不同。
隊長會喊像"買嘉儀 買嘉儀"
然後拿出一張字卡,
字卡有兩面,都會有小字寫著"大聲喊"(或類似的詞啦,記不太得了)
中間則是大字像是"Bato Hito","安打","全壘打"或"(球員名)"之類。
他們有許多字卡,可以拼出各種組合。
這對新球迷還蠻友善,問題是口號有點蠢,
例如新人林志賢,加油方式是隊長大喊"5 2 0"
然後拿出"(球員名)"字卡,
也就是在裡想的狀況會形成"5~2~0~ 林~志~賢~"
   (實際效果是 "5~2~0~  ...........<沉默> " )
郭Rod則是"天靈靈 地靈靈 安打全壘打(?) 郭阜林" ....

啦啦隊長配上兩隻擴音器威力頗為強大,
更別說擴音器是擺在架子上,我們剛好坐在兩隻的交點附近。
再加上主場進攻時突破天際的環繞音效,
連續的轟炸讓看球變成了大災難,想和高雄分教教友聊天都有困難。
只好移到了一壘側去。
不過環繞音效依然強大,
配上每個字都拉~~~~~尾~音~~~~~~~~ (e.g. 胡~~~~~金~龍~~~~~~~~~)的代班啦啦隊長,
我們撐到五局打完就不得不灰溜溜地逃出球場
-----真的佩服還坐在場內的球迷們。
唯一的安慰是看到了他輝的36轟!!!! 超帥啊,算是值回票價了。

Day 3
在六點左右自己醒了,感到悲劇。
自從六下跟過六點半出現的老師之後就改不掉了:
那時住在社區,沒車,每天六點得瞇著眼走路去茶房,是慘痛的經驗..
為了等7點的早餐躺了回去,
下一次醒來早餐時間赫然是過了,這也算是日常。
去美麗島圓環旁吃了鴨肉麵作為早午餐,
說起來在新竹天天看到鴨肉栩,還好幾間,
從來就沒有想吃過,
到了別的地方倒是很自然地吃下去了。

在三多商圈站的百貨前走出了地底,
沿著馬路中間的公園前進,
右前方不遠處就是八五大樓,配上好天氣顯得很不錯。
路過了幾個建案,終於看見了一個玻璃幄幕大方塊,
也就是傳說中的高雄總圖。

在一樓的中庭踏上了手扶梯,從三樓進了圖書館。
這一刻我只有一個想法:
人家的總圖是真正的總圖,我們的總圖是...
....
......
喔咿呀喔嗨呀~

一樓除了櫃台、書架,還有大片的新書區,
新書擺在檯上,前面兩排躺著,後排則斜在書架上展示,
每本進個兩三本起跳,配上隨意翻著書的人們,
這根本就是書店啊。
連台灣小說都進了不少。
裡面有本廢河遺誌,
以老台灣為場景,把福爾摩斯和華生寫得很喜感(雖然本來就有一點)
算是近來難得一見的好書~

圖書區有好幾層樓,
中央是圓形的挑高或者天井,
除了弧形的階梯以外,圍著一圈面向中間的桌椅。
四邊則是連續的長桌,自然光透過稍微有點染色的玻璃照進來恰到好處,
靠海的方向很貼心的蓋了延長的屋簷,所以不太有西曬的問題。
其餘則是大片的書架夾雜著大桌子。
書架區大約一兩櫃會有一個櫥窗,
展示一本翻開的老書,並附有那本書的故事,
看著很有趣,只可惜沒辦法拿起來翻。

一路繞到了頂樓,
和台灣各種悲劇的頂樓不同,是個公園。
視野非常開闊,特別是靠海的方向沒什麼障礙物,
可以看到很長一段海岸線。

搭捷運回到了火車站和錐子碰面。
這回吸取了昨天的教訓,直接前往胱腩買耳塞。
耳塞到手卻是失去了人生的方向,
這只能怪前幾年04班遊把該去的點都走遍啦。

最後去了博二(主要活動看錐子努力拍金髮小妹妹)再去球場棒球場比賽,
這天正常的啦啦隊長回來了,瘋狂拉尾音的那位赫然是球場廣播。
這次訂到的位置在傳說中的神拳啦啦隊區,
旁邊都是穿淺藍神拳T的瘋狂球迷。
他們頗有我爪的派頭,
對面被三振的時候有人會怒吼
" 鄧 Ki 捆 啦 !!!! "
頗為霸氣。
也順便確認了神拳的加油聲的確還略勝國輝,棒球版反指標無誤(蓋章)
比較可惜的是,很多加油歌都選得不錯,應該來個大合唱才對。

Day4
去找嘉義王。
高鐵轉BRT還不錯,可以直達嘉義王的領土。
這BRT意外地沒啥特色,
就是停車停得特別龜毛的公車,
非要完美地停在方格裡才行。(在高鐵站的時候)
遠遠的望見了嘉義分教,
這建築風格化成灰也認得出來啊。(化成灰應該會比一般建築稍微紅&黑一點)
下車就見到了嘉義王,
只能說從來沒看過這位氣色那麼好過= =
--------------
嘉義王 (1991-
特徵:除了很瘦以外,跟所謂肥宅有90%像 XD
擁有蒼白的面容和無神的雙眼,似乎對任何事都提不起勁而且慢性失眠。
日文和新詩聽說是很不錯。
--------------
「幹,你氣色也太好」
「是喔,昨天在內科值班有點忙,只睡到六個多小時」
....
摸了摸自己去完骨科又冒出的幾粒紅痘,我頭一次為留在總壇感到有點後悔。

大樓的建築風格很像桃園分教,
就是沒那麼新,走廊也沒那麼大條。
燈開得不多,有自然光透過大廳和天井的玻璃照進來。
沒什麼人,只見三五個阿伯在側門口聊天,
三五個阿伯在大廳旁的椅子上睡覺。
沿著關掉的電扶梯走到地下街,
依然是很空,也沒見到穿著白色系制服疾走而過的身影,
感覺來到了一片祥和平行世界。
唯一讓人感到比較平衡的是地下街的食物據說頗為難吃,
但是我願意犧牲總壇地下街的所有店家來交換怒睡六個小時的值班日啊。

騎著拿嘉義王的學生證借來的零段變速腳踏車,
(居然還弄得到這種車款,塑膠神教果然威武
到附近覓食。
天空很藍太陽很大,馬路上車少卻很多線,路樹也活得很不錯,
實在令林口人羨慕萬分。
給嘉義王招待了一頓狗國美食,意外地不錯。
一路上也順便看了幾個景點,
像體育場,縣政府,還有匪黨黨部。
匪黨黨部裝了相當密集的鐵窗...你也知道你顧人怨啊幹。

接下來體驗了傳說中的地下車道,
員工宿舍地下室停車場出發,寬度大概可以畫成線的汽車道
一路上都有感應式的照明, 
騎過去看著燈一塊塊點亮實在不
如果燈改成藍白色系而牆壁漆成鐵灰色就好了~
個彎就是主建築的地下,同樣有長排的腳踏車停車區
路上也有一些未開放的叉路,
似乎是通到還不存在的大樓們。

原路回到宿舍
自然是要去參觀嘉義王的房間
走廊到哪都差不多,
轉進大門兩側是鞋櫃,
正前方是客廳,有擺著沙發櫃子不過沒有電視。
左右則各一間房間。
進門一看,正中間赫然是兩張擺在地上的床,(不是上下舖!!)
鋪著相當俗的床單和枕頭套
嘉義王與他的室友的品味似乎比想像中還差啊,我想。
不過嘉義王刻解除了我的疑問
"每個禮拜阿嫂會來換床單"

"而且每天會來收垃圾"
...........有沒有那麼扯。

左右各一張上面是書架的普通書桌,
最左是窗戶,最則是衣櫃和明德樓Style衛浴。
不過是長在一同一區,
不像明德樓把廁所和淋浴間各開一個門。
總之對我神教總壇教友來說是難以想像的優質住宿環境啊。
上到了宿舍屋頂,也有一區長條的露天公園。
俯瞰著平原,的確有君臨嘉南平原的氣派。
臨走前順道參觀了宿舍地下室的室內籃球場和韻律教室,
真的是突破天際。

接著搭BRT回到了台中進行我的五六日棒球三連戰,
可惜以我爪被打爆結束了這一天。

Day 5
一大早搭火車從台中前往嘉義,
再轉台灣好形公車上阿里山,
一車自然都是吵鬧的負二代匪,台灣人都在辛勤工作流血流汗哪。
在石桌轉支線接駁車到奮起湖,
車上只有我一個人,
就跟司機隨便亂聊。
可是聊著聊著居然被司機問說"你是大陸人嗎?"
我有那麼像匪嗎?!

到了奮起湖自然是要吃奮起湖火車便當。
為了這一天我做了充分的準備,
也就是先吃過了seven賣的奮起湖便當。
奮起湖便當的本店是奮起湖大飯店,
單一口味,內用比外帶貴20塊。
拎著便當在老街繞了一圈發現根本沒地方可以坐著吃,,
只好到火車站售票大廳(其實也就兩個窗口+兩排有靠背的連續塑膠椅)啃便當。
排骨的味道跟seven的真的一樣,差在不是微波食品,口感小勝。
另外就是這便當大約是1.5倍大,有多出雞腿一枚和難吃的青菜一道。
不過這雞腿出現在微波便當也是完全沒有違和,
只能說這家根本天生適合製成微波食物,領先世界五十年。

搭車繼續上阿里山,去神木區姐妹湖走了一大圈,回到住宿區吃晚餐。
不得不說,在夜晚的寒風中(顯示為14C)發現幾家小吃店的火鍋都是2-3人份起跳,
實在一個人亂跑幾天下來感到最鬱悶的時刻...
這時候真心願意犧牲一切召喚一個同伴來吃火鍋啊啊啊啊啊啊啊(抱頭)
回到旅館老闆居然給我一間四人房,
還補充一句:"我以為你會有兩個人。"
........
可以不要這樣補刀嗎。

Day 6
帶著莫名奇妙中了兩刀的悲憤,
在4:30的(顯示為12C)前往傳說中的祝山觀日步道。
邊走邊後悔著昨夜應該自己點個3人份火鍋,吃不完就算了。
早起倒是很習慣,例如神XXX就很喜歡這時間叫我們起來導尿。

在走到祝山站前一個人都沒見到,
倒是祝山站旁的觀日平台有一大群匪+拿著擴音器相當嗨的歐基桑解說員。
在擴音器轟炸中太陽從山後冒了出來,
過一兩分鐘又進了雲層中。
加上沒見到雲海,陸客們也就散去了。
看著時間還多,去左右兩邊探了探路,
發現走起來也不遠,而兩邊視野都完勝觀日平台,又沒有人拿擴音器大吼大叫,
算是後悔莫及。
不過清晨的風景還是相當不錯的。
在其中一個平台躺了一陣,享受一下難得的悠閒時光,
再去了沒什麼人的步道走了走,
特休大概就這樣結束啦。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肥胖和糖尿病之類的東西

23.4 Obesity & the Regulation of Body Mass 根據BMI的判定,美國的成人中有30%肥胖,35%過重。BMI25以下為正常,25~30過重,30以上肥胖。肥胖會威脅生命。它使得到type 2 diabetes,心臟病,中風,結腸癌,乳癌,前列腺癌,子宮內膜癌的機會增加。因此人們對於體重以及adipose tissue中的脂肪儲存的調控機制感到很有興趣。 簡單來說,肥胖是能量的攝取多於消耗所造成。身體藉由以下三種方式處理多餘的熱量:(1)轉換為脂肪,儲存於adipose tissue (2)藉由增加運動消耗掉 (3)藉由uncoupled mitochondria消耗。哺乳類動物擁有一組複雜的荷爾蒙和神經傳導機制以調控能量的攝取與消耗,並控制adipose tissue的量。想要解決肥胖的問題,必須了解在正常情況下這些機制如何運作以及它可能出現的問題。 Adipose Tissue Has Important Endocrine Functions 對於體重的調控,早期有一個稱為adiposity negative-feedback的假說:有某個機制在體重超過某個值的時候促進能量消耗並抑制進食,而體重低於正常值時便停止抑制進食。這個模型預測adipose tissue會發出回饋信號給腦,進而影響進時和活動的模式。1994年,leptin成為第一個被發現的因子。隨後的研究發現adipose tissue是一個重要的內分泌器官,製造的peptide hormone稱為adipokines。Aipokines攜帶adipose tissue中儲存的能量(TAGs)是否足夠的訊息,能夠造成局部或系統性的效果。正常情況下,adipokines調控燃料代謝與進食行為以維持能量庫存與體重。在adipokines過多或過少時造成的失調,可能會引起危害生命的疾病。 Leptin是一 種adipokine,在抵達腦部時,會刺激下視丘中的受器而降低食慾。Leptin是老鼠的OB (obease)基因的產物。當兩個OB基因皆沒有作用時,老鼠會一直處於飢餓的生理狀態並表現飢餓的行為:他們的細胞裡cortisol的濃度會上升,無法保持體溫,發育異常,不會繁殖,並有無限的食慾。由於食慾無限,他們變得非常肥胖,大約是正常老鼠的3倍重。他們的代謝也有類似d…

小科的日常

第一科就去了病理。
病理還蠻划算的,一對一teaching不說,
還可以到手切下來的腸子,
當天切下來的還有一點軟,泡比較久會變脆脆的,
有時候邊切著會覺得有點餓。

跟到了傳說中的病理之花。
大四的時候聽了那麼多次課,
卻都視而不見,
因為那時眼鏡度數不夠只看得見一片模糊..

老師的專長是婦癌,
我真沒啥興趣,
而且老師形成超多,常常看沒幾片玻片就被call走。
但偶然在班表上看到下一位會跟到兇猛的病理野獸,
之後就算被放生也會感到超級幸福~

接下來到了皮膚
在病房帶我的的是超級好的學姐
集所有的好於一身啊啊啊啊,
不過準備PO第一個月心得文的時候很難過的發現我寫不出學姐的好,
一怒之下不寫了,心得文也就拖到了今天..

假日值班在station聽到全院333,
護理師表示驚訝:林醫師,你們職前訓練說333是什麼?
我當然也不知道。
學姐查了發現是大量傷患..
不過護理站也只剩我+rheuma/皮膚科各一位護理師,
所以就只能繼續留守病房,
這就是八仙爆炸的那天

說到八仙爆炸,政府居然全額補助醫藥費。
但是幹什麼事都有可能會悲劇,
作為一個稅率相對低養著一堆毒瘤欠了又一屁股債的政府,
是要補助個鬼啊。
因為鬧得比較大就補助,根本就是慷他人之慨,
幹,每天都有同樣繳稅的人們面對各種無妄之災啊,
難道能夠一個一個去補助?!
平常沒法照顧認真工作卻職業傷害或意外殘廢的人,
(這我們還真的看了很多,反觀那些愛講醫生關在白色巨塔的有時候....)
現在補助一堆開趴爆炸的,
這還有公平正義嗎。
加上這個新聞鬧那麼大,
捐款的人那麼多,難道還需要編預算去補助?
政府真正該編預算去補助的是困苦不為大眾所知的家庭吧。

**我還真怨念很深,我在值班領500,而另一群人在那自爆..

接下來到了急診
由於我clerk時除了EKG沒做過任何procedure
所以花了兩天集滿了
第一次on NG就上手
第一次irrigation就上手
第一次ICP就上手(而且一開始還不知道ICP是在講啥..)
第一次Foley就上手
第一次CPR就上手
第一次pun gas就...
乓不到
乓不到手又摸不到股動脈,跑去問學姐,
學姐表示:我也摸不到,反正這個位置總會有血管。
然後拿起針頭隨手一戳就乓到了

這究竟是教學還是打擊學弟呢。
還好急診人多,獻祭數位病人之後終於是學會了。

再來到了眼科。
放暑…